宗教文創的創新設計與行銷

雲科大設創中心黃世輝主任:
今天會議主要是要討論學術界不太知道的情形,像是宗教文創這件事在台灣的市場情況到底是怎樣?以及未來的發展性如何?
比如周經理的神斧全台已經開了4、5家分店,不是這領域的人會覺得很神奇,賣神明衣也可以開這麼多分店?台灣的宗教工藝還是有許多潛在的市場,吳榮老師的交趾陶很多是使用在寺廟,那到底台灣是很多新廟在蓋所以有很多市場?還是市場其實已經跑到中國大陸去了?另外對雲林縣來講文化處想要發展宗教文創要怎麼開始?還有很多疑惑都需要各位一起來討論。
這次會特別辦這個座談會是因為雲林縣有三大方向可以發展,各別是宗教、觀光及農業。如果以文化創意產業15大類來分雲林也有將近900多家的數量。以工藝方面來說縣府方面就已經蒐集到200多位的工藝家,很多在北港,因為北港朝天宮的關係。
今天主要著重在宗教工藝方面的議題來討論,借用各位的經驗來探討宗教與市場行銷,以及民俗如何轉變為文創。
 
 
雲林縣政府文化處 劉處長
雲林縣的文創可發展成宗教、觀光、農業以及工藝的結合,但真正文創的核心其實是各位的腦袋及各位的手,。
文化處扮演協助支持及服務的角色。等一下就各位的經驗來談文創的發展,另一方面也可以來談文創發展的困境與問題,給團隊更多刺激,激發更多想法,文創越被重視才能越做越大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宗教文創發展相關經驗分享

 
 

 
工藝之家 吳榮老師:
以交趾陶來說,交趾陶八卦獅,從古至今還不斷的在製造,它不只是裝飾,在古時候甚至是個必需品,當然現在意義也加上藝術品,比較不一樣。
所以可以說從交趾陶到八卦獅為什麼可以銷售的那麼好?就是因為它的典故!典故包括從傳統文化、藝術、廟宇信仰的關係的面向去探討。
期望學術界可以從宗教找出早期有意義的典故,來提供給藝術家或廠商開發新商品。
 

 
 
 
 
 
神斧創意精品刺繡 周讓廷經理:
我們的產品都以神明衣為主,現在看的到的大甲媽,還有一些其他媽祖廟,他們裡面的刺繡都是我們做的,,但如果只做裝飾性的東西淘汰率太高,因為像是乩童身上穿的肚兜,還有出巡用的旗子都是用一兩次就要換了,我們的產品也都是用棉花做的不易保存。我本身是家族企業的第三代,目前是扮演傳承的角色。前陣子有和電影「陣頭」合作,開發出三太子公仔娃娃周邊商品,業界很多人不看好,但後來有賣出3000隻。全在台灣做,目的在培養台灣人才,請師傅教代工媽媽做,目前大約有培養約20位代工媽媽,有低收入戶、單親家庭,也有小兒麻痺的。那些代工媽媽在做的同時會去看廟會,了解廟會文化,討論要怎麼改比較好。
北京故宮曾經有邀約我們到大陸發展,但前提是要把台灣的陣頭文化說成是大陸的,我認為雖然陣頭文化是從大陸來的,不過發揚光大的是台灣,所以當下我就拒絕了!因為想好好的紮根在台灣,如果我今天去大陸了,那大陸人就不會來台灣,所以我一直不把我的商品送到大陸,我就是要讓他們來玩,讓他們來吃,讓他們來住。我朋友有邀約我來雲林發展,他說雲林一直在文創這塊越來越有潛力,除了政府單位外一些電台也都有在宣傳大力支持,當時聽到時有點不相信,但今天來看到整個設計情況,我改觀了,覺得嘉義要好好加油了,未來會好好考慮來雲林發展。
 


榮興紙廠  蔡月桃董事長:
我們在去年成立一家觀光工廠—悠紙生活館,悠紙生活館也算是我們榮興紙廠的第二個品牌。從製造廠做紙箱砧板改為文創產業的契機是因為環保議題,因為很多文創商品都是用塑膠做的,但環保議題已經被全世界注重,大家也都在提倡綠色產品。
會有紙媽祖這商品是因為廟會的委託,但開發的過程遇到很多困難,因為沒有其他商品可以參考,用紙來做這一尊紙媽祖其實還是有神助,好幾次做不下去,一再的克服困難才會有這尊金媽祖出現。
這個金媽祖製作是開發模具加上手工貼合,手工貼合才能把做的人感情帶進去,間隙要剛好表情才會微妙微翹。因為要做紙媽祖所以有稍微做研究,媽組頭飾的串珠也是自己用電子材料,雖然只是小零件,但我們連IC也自己加工才呈現出這尊金媽祖。
推廣剛好是我們最弱的一環,因為我們做紙箱是B to B,所以我們行銷方面用悠紙生活館為實體通路,網站和facebook、youtube做虛擬通路,我們以設在雲林縣為榮,另外也希望有政府的支撐來輔助我們。
 
 
 
雲科大設創中心黃世輝主任:
今天其實是很想要討論一下這個市場行銷的部分,如果以文化創意產業來說到最後都必須要去計算產值。那為什麼台灣還特地加上「文化」兩個字,而不是像英國稱為創意產業?看來台灣是很想抓住文化文化這一塊。
另外也想請各為來談一談行銷方面的困境,由官方和民間一起來探討這個問題。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雲科大設計學院 李傳房院長:
從學院的一個角度來探討,最近一直都有在推文化創意產業,以學校方面是如何找到文化元素,加上設計創意,做出讓產業可以去行銷的產品。
之所以會有這些想法是因為霹靂布袋戲。學校有請黃文擇來演講,他有說過如果他沒有發展成霹靂布袋戲這種形式,那有可能布袋戲這文化就沒有了。他是以現在市場趨勢和年輕人的口味,以科幻特效做出霹靂布袋戲這樣電視劇,現在霹靂布袋戲也已經轉變成國家的一個形象。我覺得一定要有新的文化和新的創作過程,像霹靂從角偶、人物的設計、配音,其實都各有個的專業在裡面,到目前發展成一個重要的文化創意產業了。
嘉義的一個農村把剪黏交趾陶變成一個公共藝術,這計畫是由學校老師帶學生執行的,衍伸出非常好的創意,在春節吸引20萬人來參觀,現在也變成一個景點,但如何永續下去是他們要去面對的地方。
文化就是生活,讓產品不只有實際功能也有文化意涵。以一個藝術品來說使用者的感受還是蠻薄弱的,如果是生活上在使用的東西我想那文化性會綿綿傳承下去。
過去我們在學校也有做一些設計教育推廣,像我們學校也連續四年(2005年~2009年)舉辦博物館商品設計競賽,把博物館典藏當成文化商品來設計,並銷售販賣,其中做的最好的應該是故宮博物院,在學校方面就是透過設計競賽來讓學生了解文化進而設計出商品。
上學期有在推宗教文創商品設計,從設計的角度來看應該是要符合那間廟宇歷史、宗教文化、地方民俗,才能夠顯示出是唯一在那個點才能買的到的商品,才有獨特性和紀念性,也要有實用性和教育性,透過設計把產品價值在提高一點,價錢也提高一點,但最後還是要商品化。
 
 
議題討論
榮興紙廠  蔡月桃董事長:
在民間不燒金紙、不燒香很難被取代,但我們以環保理念開發的商品是以藝術來欣賞,有心靈的寄託。重要的是材料上的運用,因應喜新厭舊的消費者做可回收機制,讓商品可以回到原來的紙類再利用。
文化到最後一定要商品化才能傳達出去,讓產業有收益才能支撐後續的推展。我們自己一盞燈不夠亮,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讓雲林除了農業還可發展文創產業,成為一個文創之城。

 
 
 
 
 
 
神斧創意精品刺繡 周讓延經理:
學生的設計比較科幻,實際要去賣比較有困難,之前有請學生幫忙做設計,但設計後的商品要半年後才能生產,當中要不斷修改,我自己也要懂製程和成本。要設計一個東西要懂它製造的困難、成本的壓力、包裝,包含我們的商品有中英文翻譯。
我覺得行銷就是有沒有人幫你打通任督二脈。文創這種東西不是說設計出來就一定會賣,我們到現在還是會被打槍。我們的東西有在機場、金石堂、誠品書局,只要賣不好就被下架,但我覺得失敗是成功之母。
目前計畫把三太子、媽祖、千里眼和順風耳做成吉祥物的型式,要去教育台灣的小孩什麼是宗教?用可愛的方式,讓民眾看到會想要去買一些紀念商品,我們包裝後也都有中英翻譯。
覺得包裝很重要,我們的東西都是有包裝才出來賣,在機場賣得最好的是宗教的一些文創產品。
 
 
 
雲科大設創中心黃世輝主任:
成功的文創商品有哪些條件?在台灣這個市場有很多觀光客,其中比較受到歡迎的是哪些?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神斧創意精品刺繡 周讓延經理:
成功的商品是要讓人買的起!要有意義並且兼具創意。
父親一直覺得文化、神明衣很重要,如果只有我們宗教的人的買就會侷限在同一區塊,但如果做文創可以行銷到全世界,讓全世界看見台灣。
在開發「陣頭」電影周邊商品時曾和父親鬧家庭革命,父親覺得都沒有在做本業。在做網站時父親也很反對,覺得現在年紀大的老人家不會上網,做這幹嘛?但現在父親反而相當認同,還覺得要多花錢投資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晉鴻禮贈品公司 何文華
我們主要是在做贈品相關商品,也做公仔,工廠是在大陸和越南,也接廟宇的案。在實際通路經驗中,我們的宗教文物商品主要分為3大項,天主教、基都教一般都是工廠做完後直接送到歐美國家,台灣比較少;佛教方面80%都是由大陸進口,像佛光山就有專門的採購團;道教紫南宮的金雞,還有一些週邊商品都是我們做的,但好的東西不到兩個月就會被仿製。我們的實品分為兩種:一種是單純當贈品贈送的,成本會比較低,另一種是專門開發要販售的。
紫南宮的參拜人數是台灣第一,原因在於有在照顧附近民眾,附近的商家也都是當地人,相對於民眾就會對廟宇做無私的奉獻。
我覺得台灣目前比較欠缺的是展覽,每年四月我們都會到大陸參加宗教文化商品的展,要讓大陸認識台灣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唯森手工藝社 卜雅菡
我們的做法跟大家比較不一樣是以文化為主,創意為輔。但現在看到的大多是創意產品再加上一點點文化元素。我們是做紙藝,做紙神明,全台就只有我們一家。中小企業100年有幫我們做新的網站到現在,讓我們的瀏覽人次也突破45萬,讓民眾知道還有這種傳統工藝。
我們的產品是從文化很重的部分再加上一些實用功能,銷售對象除了台灣以外很多都是外國人,通路放在中山機場、中正紀念館、傳統工藝中心,覺得外國人來會想看當地傳統有文化性的東西。
 



 
 
 
 
 
雲林縣政府文化處 劉處長:
我覺得現在雲林已經有能力可以發展文創產業。文化的差異性造成魅力所在,如果做的跟別人一樣,只能追著別人跑。用相同的技術做出不同的商品,文化藝術就是這樣,可以很多元的。
工藝之家藝術家的藝術理念創作技巧都很很棒,但缺少包裝。如何把創作做適度的包裝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帶給作品和消費者之間的感動。
很多文創產業的開發和設計,其實可以和我們在地的設計師一起合作,有更多的合作會激發更多的可能性。在宗教相關文創領域內除了產品外,也可以出版故事、或是表演藝術,意思是層面不只是商品還有其他的部分。
行銷部分,我常常跟我的學生說設計界你不必認識所有人,文化是從小眾開始,口耳相傳發展開來,不見得一定要用大型的通路,也可以利用多元的管道發展開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雲科大設計學院 李傳房院長:
設計學院現在其實一直都有在做宗教、農業、觀光這方向,未來想要提供一個整體的服務,從包裝設計到產品設計再到空間規劃。
學生有很多創意,但設計完才是剛開始,業界比較能了解成本、製程等相關問題,所以說商品化其實還蠻多挑戰性的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雲科大設創中心黃世輝主任:
這座談會一方面是想要把大家面臨的問題整理一下,整理完後續是說文化處是否有一些相關計畫做協助。
對業界來說大學或文化處還可以扮演什麼角色?大概有幾個可能,最大的原則就是合作。設計是在前端,之後還是要經過挑選可開發成商品的,也要經過實驗才知道市場性。在文化處的部分也還有很多方向可以做,像是舉辦雲林縣文創相關的展覽。另外還有一種可能是異業合作,像是做紙張的跟交趾陶工藝家合作,由政府做一些補助計畫,嘗試新的東西,再從裡面找到市場的可行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