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織布傳承文化精神

主持人:黃世輝教授 / 與談人:文化處副處長楊仙妃
紀錄:廖暉齡 
前言:
  文創產業融入了文化與創意,創意的價值,可以從生活中發掘。尤瑪老師透過傳統物件找回部落裡失落的拼圖,讓織女與織品不再只是工藝師與工藝品,而是傳承文化精神的重要角色。

 
文化復甦找回自信
  透過觀賞尤瑪老師的影片,可以看見尤瑪對於復甦自己的文化有著與眾不同的堅持,離開家鄉多年後再次回到自己家鄉,面對並反思自己即將沒落的文化,在進行文化復甦的過程中面對了許多的困難,尤瑪老師表明最困難的是「人」,因為人最難被克服,例如重製祖先的貝珠衣和鈴衣,重新再穿上時五味雜陳,因為不知道紋路或樣式是否和原本的一模一樣,或許要等到10年、20年後才會被認同,而這世代文化的接軌也得靠年輕人傳承。

 
文化傳承-老靈魂須有新血活絡
  921大地震後,尤瑪試圖重建自己的家鄉和文化,培養了一群織女作為文化傳承,並覺悟到教育的重要性,因此重視小孩從小的教育,讓文化深植,走至今日已20年,尤瑪期許自己第三個十年能建立民族學校和提倡新工藝運動,目的就是能讓自己家鄉的文化能深耕,還有希望透過此舉能吸引年輕人回流。

 
黃世輝教授:
  對於尋找自己的文化根源,相對於尤瑪老師的泰雅文化,我們漢人服裝是什麼?就算我們穿著名牌服裝,依舊找不到自己的靈魂。但換個角度想,若要找到我們自己的文化根源,或許透過祭典活動可以試圖找回我們自己的文化,例如我們都會拜地基主,但拜地基主的意義為何?還有我們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的習俗,或許我們都知道要拜,但很多時候卻不知道我們到底在拜什麼?如果我們透過訪問耆老或是閱讀文獻資料,或許就能獲得關於自身文化根源的蛛絲馬跡。

 
文化處副處長楊仙妃:
  關於文化根源的找尋,可以從生活反思和族群這兩個面向來探討,從生活面向探討,現今不論是服裝或是日常用品,我們選擇的都是市場幫我們做選擇的,成衣業到今日很發達,我們一天打扮的行頭也能很快的決定,而且有許多的選擇,但是穿在身上猶如拼貼,穿在身上的服裝無法得知我們的文化根源。而以族群面向思量時,以尤瑪而言,他進行文化復甦的立場是穩固的,因為他本身就是泰雅族人,但是對於虎尾眷村和韶安客家文化保存而言,在我們非血統而且不是在此生活場域內,我們的立場是非穩固的。

 
黃世輝教授:
  什麼是文化?和耆老朝夕相處就是文化的傳承,舉例而言,對日本來說,生一個女兒,家中就會重一棵梧桐樹,待梧桐樹長大,會將其製成櫃子,其內裝進和服,隨著有天女兒出嫁時贈與他;而相對中國文化,生女兒則會埋一罈酒,女兒要出嫁時將其挖出,就是我們現今所稱的女兒紅。世代傳承的文化到今日,在我們看來雖頗富趣味性,但對於老一輩的人而言,意義卻是深遠的。
 
太平大街理事長關有仁:
  我本身是從事設計相關事業,台灣的「文化多樣性」是非常驚人的,對於尤瑪的服裝來說,有文化、有故事、有內容,而行銷部分尤瑪則是較偏專業行銷,和博物館的合作偏多。而以太平大街的發展來說,六成是服裝產業,其他一部分是從事金工,其中太平老街內還有中央商場,裡面現今多是賣鈕扣和改衣及布庄居多,雖然具有發展淺力,也有可能是成功發展老街的機會,但卻還未有新的藍圖,也期望各界能者能一起參與發想。
 
文化處副處長楊仙妃:
  我們想尋根,但時空卻不同,因此我們現今就像遊牧民族一樣,所談文化復甦多是表面,若不想當遊牧民族,最核心的價值就是復興草原,深耕並建立大家共同的價值觀。